與龍達紡織有限公司主席曹惠婷女士對話

曹惠婷

作爲龍達紡織有限公司主席,曹惠婷女士在過去十年中不斷創新,並致力推動可持續發展。 在對話中,曹女士分享了自己對 The Billie System 的願景,以及如何在紡織和時裝業中推廣正面的改變。

龍達紡織是一間已歷數代經營的家族企業。 這些年來公司有著怎樣的發展走向?

龍達自 1976 年起立足於紡織業,並以領導性地位為紡織業開拓出各樣可能性。 紡紗業一直被視為傳統工業,但我們希望能透過預測行業與了解市場的最新走向,實施創新及有效的解決方案,令紡紗製作演變成多元化發展工業。 這理念背後亦源於我們的母公司名稱「永新」,蘊含著永遠保持創新的涵意。

在現實中,不進則退, 故此我們不斷地前行。 我們主動地了解市場和客戶的需求, 而這正是我們歷代屹立至今並蓬勃發展的成功要素。

你於2010年秉持著怎樣的願景加入公司?

我們的每一代掌舵人皆實施了開創性的舉措;我的祖父和父親利用絲綢落棉(來自絲綢紡紗工藝的廢料)製造新紗線,我已故的長兄 Ron 為我們的商業實踐現代化,同時重點進行投資及研發。 他大力推舉可持續發展,並深入研究如何從我們的供應鍊與環境作出改變。 他所秉持的信念為我們鋪設了清晰的道路,讓我決心繼續跟隨前進。

可持續發展是現時服裝製造業的熱議話題 – 你會在這討論中加入怎樣的新觀點?

在過去十年中,我們已經成功研製出減少環境影響的新方案,包括整合供應鍊並與合乎道德標準的供應商採購原材料,於產品、製作流程及公司文化中都能實踐環境保護。 矢志奮力追求為行業設置更高的標準。

最近我們針對性地應付紡織廢料及服裝庫存過剩的問題。 雖然升級回收並非嶄新概念,但目前用於製造再生紗線的方法大多使用過量的水和化學品來消毒紡織廢料,並使物料脫色。 再者,生產傳統纖維所帶來的成本和環境問題日益增加,有見及此,革新的解決方法攸關重要。

我們希望為服裝製造業創立更高效、更合乎道德標準和環保的循環經濟, 因而研發了 The Billie System。

The Billie 這名稱的背後來源是甚麼?

The Billie 的名稱源於我對祖父的致敬,取其名曹光彪的英文暱稱 Billy(因彪經常被誤解為Billy),並改拼為 Billie,形成這別具意義的名稱。

系統為何是紡織品循環再造的一大突破?

The Billie System 與其他機械回收系統不同,我們在製作過程中不會消耗任何水、排放廢水或產生化學廢物。 而過程中唯一被使用到的化學物質亦只有臭氧,通過對加壓缸中的氧氣加壓來產生臭氧, 以此為紡織廢料消毒,而臭氧最終亦會分解為氧氣釋回大氣當中。

除了人手裁布及拆除硬件外,整個系統皆採用全自動化操作, 因此減少所需的勞動力,從而提高生產力。

系統所生產的再生纖維條子會隨後送到我們的珠海工廠進行加工。 珠海與香港的近距離運作,有助我們減少再生纖維運輸到遙遠地區時所生產的碳足跡。

然而,採用機械回收的缺點之一是纖維處理,系統在斬碎材料的過程中會縮短和損壞纖維。 因此,我們在珠海工廠把原生纖維混入再生纖維,以保證新紗線能讓衣物達至最佳質量。

系統是如何運作的?

紡織廢料在分色之前,會通過臭氧消毒系統以確保衛生。 在人工拆除拉鍊和其他硬件後,衣服會被裁剪成較細小的布片, 然後自動被分成不同的顏色組。 隨後織物則通過機械回收程序, 被分解成纖維。 接著,纖維會被紫外光兩度消毒,最後成為再生纖維條子。

目前 The Billie System 共設三條生產線,每條生產線每天可處理一噸紡織廢料。

長遠而言,這項新技術將如何持續發展及應用?

位於大埔的升級回收工廠將不繼奮勇進步,致力提高效率和技術,矢志為紡織業創造循環經濟出一分力,共襄更具意義的長遠發展。

我們明白要解決行業當前最大問題不能單靠我們所付出的努力,The Billie System 目前只能解決紡織廢料問題的一小部分。 因此,我們期望能透過 The Billie System 作為許多創新概念的開端,率領同行扭轉行業生態,設立全新標準。


關於曹惠婷女士

任職龍達紡織有限公司主席的曹惠婷女士,同時兼任永新資本投資有限公司行政總裁及永新廣場投資有限公司董事, 職務範圍涵蓋投資、投資組合管理、房地產重建管理以及紡織製造等範疇。 此外,曹女士亦同時擔任百賢教育基金會和百賢亞洲研究院行政總裁。 曹女士持有美國布朗大學國際關係學士學位,及史丹福大學工商管理碩士學位。

曹惠婷

在〈與龍達紡織有限公司主席曹惠婷女士對話〉中有 1 則留言

  1. 自動引用通知: is viagra generic

留言功能已關閉。